• <rp id="5v2r9"></rp>

    <dd id="5v2r9"></dd>
    <rp id="5v2r9"></rp>

      1. 當前位置: 作文大全 > 作文素材大全 > 名人故事 > 走進韓寒 > 正文

        走進韓寒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16-02-15 14:48 > 來源:作文大全網  名人故事

        文章摘要:

        廣告

          小編語:很多人提起韓寒,都會擺出一副被蜜蜂蟄過的表情。韓寒很忙,他習慣了不斷地連軸轉。忙著寫作,忙著試車,接下來,據說他還要動身前往非洲登頂乞力馬扎羅山。

          他說,他從不戰斗,他只是在玩一個游戲。玩嘛,也許就該像韓寒那樣。

          很多人提起韓寒,都會擺出一副被蜜蜂蟄過的表情。如今,他就坐在對面,臉上更多的是無辜。他剛剛失掉了中國房車賽1600cc組的年度冠軍寶座,但這并不意味著他會有好一陣子的沮喪。韓寒很忙,他習慣了不斷地連軸轉。忙著寫作,忙著試車,接下來,據說他還要動身前往非洲登頂乞力馬扎羅山。

          我沒有信仰。我也不信仰自己。

          很多人對我的私人生活很好奇。其實我每天的生活挺規律的,凌晨睡覺,中午起床。我是個很怕冷的人,很需要地暖。要是室外溫度達到10攝氏度以下,我走進辦公室,卻發現沒有開暖氣,我想我會馬上抓狂的。

          我不喜歡泡吧,喜歡打桌球、跑步、踢球、射擊、自行車、摩托車。我當然愛玩,只要自己喜歡的,一定有無限體力,足以拖垮對方一個足球隊。但只要是不喜歡的,洗個碗都覺得渾身乏力。

          我的生活自理能力確實比較差,經常丟三落四的。日常生活中,最讓你頭疼的就是收拾行李、早起,還有坐飛機。

          我經常做錯事,一錯再錯,然后又錯。我未來會出一本書,專門說我的失敗。很多人介紹他們是怎么成功的,我很討厭成功學。

          我9月23日出生,處女和天平的交界。所以,遇到有事情決定不了的時候,我就把問題歸結到星座上—處女的龜毛,天平的猶豫。

          我不抽煙,也不酗酒。一幫朋友聚會,或是贏了比賽特別開心的時候,我才會喝上幾杯。我很少喝大,我喝大的狀態嘛,也就是給始作俑者打電話,把人家罵一頓而已。

          我不覺得自己是個“狠”的人。“語不驚人死不休”是一種故意要做出與眾不同的姿態,我并不是這樣的人。我的文字也不狠,我一直覺得我挺溫柔的。

          一直有種說法,說我在為80后這個族群發聲,說我是獨自戰斗在前線的個體。但這只是別人強加在我身上的。我并不認為這個群體和我有著多么密切的關系,我也不覺得自己是在戰斗。我只是一直在玩一個游戲。

          也有很多人把我看作一個代替群眾發聲的公共知識分子,但其實他們看不到的是,我反群眾的時候也不少。我從不代表和代替誰發聲,當權者縱然有很多不妥的地方,但是群眾也不一定高尚正確到哪里去。我只代表我自己的判斷。

          其實我就是一個作家。一個男性的作家,就應該在文學作品之外對他所在的社會發表觀點和看法,歷來歷國都是這樣,只是我國的這個文化傳統在幾十年前被搞怕了而已。

          很多人說,“我不看韓寒的作品,但我喜歡他這個人。”我想告訴他們,作品就像我的裸體,我的人就像我的臉蛋,其實我更喜歡大家可以看全部。

          我還想說,泡妞沒有哲學。我理想中的女性是這樣的—無論我在外邊亂玩成什么樣,回家來,她還得給我做飯。但好姑娘不是遇見的,是調教出來的,每個女孩在不同的男人面前會有不同的表現。當然,她會有她的固有性格,但是我想說,沒有哪個女孩心甘情愿半夜三點起床給一個亂玩晚歸的傻逼做飯吃,所以,避免成為一個傻逼是最重要的。

          我不在乎別人在提起“韓寒”的時候怎么稱呼我—“啊,那個賽車手”,“啊,那個作家”,“啊,那個搗亂的人”……我都不在乎。我不喜歡的人,隨便他們怎么說我。寫作和賽車,對我而言,只意味著兩份工作。他們截然不同,但又必須去做。就像吃飯和吃面對普通人來說的區別一樣。很多事情沒有意味,它就是發生了,無意無味,只有做下去。

          有人問過我,你想做卻一直沒做成的事兒是什么?這實在是太多了—有能說的和不能說的。不能說的自然不能說,不是我不敢,而是怕嚇到小朋友;能說的就是我想參加摩托車比賽,卻一直不能成行。我不害怕受傷,但我害怕受傷以后不能隨意跑動的日子。

          其實我對目前的生活狀態很滿意。我覺得現在我所擁有的東西都是我想要得到的。假如讓我重新活一遍,我也許會選擇和現在一樣的生活—但我想使用幾次后悔。最后悔的事兒?抱歉,我不能告訴你,借用我給臺灣一本書寫的序言里的一句話,世界上如果有后悔藥,我一定吃得藥物中毒。

          任何一種事物,都將在時光中達到極致的狀態。即便是人,也總歸會一步一步走向成熟。

          韓寒也不例外。即便他還是當年那個弱的韓寒,但他的肩膀已經擔得起任何風雨。

          “我上樓去洗把臉。五分鐘,就五分鐘。”

          12月3日,等韓寒從賽車場練完車回來,已經比我們約好的采訪時間遲到了整整兩個小時。沒等記者開口,韓寒就先喊開了。說完他便一溜煙跑了,一點兒抱怨的余地也不留給你。

          五分鐘后,韓寒帶著他一貫的壞笑來了—他不僅是上樓洗了把臉,還換上了一套新衣服,仿佛在暗示他對這次拍攝的尊重和誠意。“這是我新買的,上鏡肯定特別體面!”

          那一瞬間,我幾乎以為眼前這個男人從未長大過。這就是那個翻江倒海的韓寒?

          10年前的某一天,中央電視臺在放一個叫做《對話》的欄目,18歲的韓寒干干凈凈地出現在眾人眼前,面對來自各方的指責,韓寒的眼睛依舊亮得像黑夜里的星星。

          10年后,他有了胡茬,眼睛卻仍是亮亮的。看上去還是干干凈凈的大男孩,但不得不說,他成熟了。

          他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事。他配合你所有的拍攝要求,即便你希望他立刻在你面前刷牙洗臉剃胡子。不僅如此,他還會給你一點小建議,比如道具怎么擺放會看上去更加自然。“韓寒,來個狠點的表情。”他于是一臉正經地立馬給你擠一個出來。

          他堅持自己的原則。拍照間隙的休息時間,他繞著拍攝場地不停兜圈—玩手機,抑或打電話。任你怎么折騰,他就是拒絕和在場的人交談—他說自己的訪問百分之一百都是郵件形式,他知道掌控文字比掌控語言更加簡單省事。

          隨口一謅也許對他無礙,但他試圖努力保護自己身邊的人。所以,當我們試探性地詢問他是否生了個女兒時,一直在旁邊玩PSP的韓寒助手重重地咳嗽了一聲,嚴厲地瞪了我一眼—采訪之前,他就曾善意地提醒,敏感問題盡量少問。

          正在寫字的韓寒這時突然抬起頭,直視著我,然后眨了眨亮亮的眼睛,認真的說:I'll never answer this question。

          成熟這個詞,放在別人身上,仿佛帶點苦澀。而在韓寒身上,卻是撲面而來的辣,突然嗆到你的那種。不過,任何一種勇者,在時光面前都顯得無所適從—即便是有了胡茬的韓寒。

          他真的不如我們所想的那么謹慎。當我們提出想到韓寒房間拍攝的要求時,韓寒答應了,并隨口報出了自己的房間號碼。這時,一旁的助手突然大聲打斷他,報出了另外一個房間號。我們都很理解助手想要保護韓寒的迫切心情,但當下,韓寒愣了許久—他一直保護身邊的人,卻忘了要好好保護自己。

          當我們要求他坐在酒店凳子上,擺個霸氣的姿勢時,韓寒卻用手在空氣中比劃出了個人形,末了補上一句:“記得在我旁邊P上一個性感冶艷的妞啊!”

          說完他又壞壞地笑了。

          他還是那個韓寒。但愿如此。

        文章正文結束,轉載請注明出處,作文素材名人故事走進韓寒網址址:http://www.m8575.com/zuowensucai/31258.htm

        廣告
        分享文章參與投稿收藏文章
        廣告3
        廣告4
        廣告5
        ?
        奇米影视第四色